<table id="omkoo"></table><table id="omkoo"></table>
  • <td id="omkoo"></td>
    <xmp id="omkoo"><noscript id="omkoo"></noscript>

    新聞資訊News Information

    特朗普將發起新一輪對華貿易調查中美貿易戰山雨欲來?

    2017-08-15 來源: 上海有色網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1月20日正式就職以來,中美貿易摩擦就日益升溫,而今隨著特朗普將于本周依據《美國貿易法》第301條針對中國知識產權制度及美資企業對華技術轉讓,發起新一輪的對華貿易調查,中美貿易戰將一觸即發了嗎?

    盡管有學者指出,中美就個別領域發生貿易摩擦的可能性增加,但出現大規模貿易戰的可能性較小,不過仍不可掉以輕心。

    特朗普于此時發起新一輪對華貿易調查的原因

    最新公布的中國7月貿易帳顯示,按人民bi計,盡管7月中國進出口同比增速雙雙不及預期,但貿易順差仍擴大1.4%,為連續5個月保持增長。其中,2017年4-6月,中國對美貨物貿易順差錄得687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上升15%。對此,特朗普頗有微詞,并于最近再次發推特對中國對美國的大規模貿易順差表示不滿。

    同時,由于特朗普此前極力推行的醫改、稅改和基建等措施接連受挫,市場擔憂特朗普可能會將政策重心轉移至貿易政策,而他上臺后在貿易領域的一系列舉動,似乎也印證了這一點。

    特朗普上臺后中美貿易摩擦繼續升溫

    今年2月,美國商務部對中國不銹鋼板帶材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做出終裁,裁定中國企業63.86%~76.64%的反傾銷稅和75.6%~190.71%的反補貼稅。

    今年4月,特朗普根據美國1962年頒布的《貿易拓展法》第232條,以國家安全為由調查進口的外國鋼鐵,并表示,鋼鐵對美國的經濟和軍事都至關重要?!拔覀儗⑼ㄟ^對鋼鐵進口進行徹底調查,為美國工人和美國制造的鋼鐵而戰?!?/p>

    7月初,在飛赴G20峰會途中,特朗普對媒體表示,“鋼鐵是個大問題,中國和其他國家都在傾銷鋼鐵。他們在傾銷鋼鐵、摧毀我們的鋼鐵業。他們傾銷了幾十年,我將阻止,必須阻止?!?/p>

    7月13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在與國會議員的“閉門吹風會上”表示,中國的鋼鐵產能嚴重過剩,威脅美國鋼鐵產業,美國將采取措施應對中國的鋼鐵傾銷,甚至不惜發起貿易戰。

    8月4日,據外媒消息稱,美國參議院兩黨議員罕見同調,支持特朗普對中國發起貿易調查。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原定于當日針對中國知識產權和貿易措施發表演說,但因與朝鮮方面的摩擦而借故推遲。

    8月12日美方舉行的電話吹風會上,來自白宮貿易和制造業政策辦公室、白宮國際經濟咨詢委員會、美國貿易政策代表辦公室等美方政府人員又宣布,美國總統特朗普將于美國東部時間8月14日下午宣布,美國將會根據《貿易法》第301條款調查中國的貿易行為,要求對中國涉嫌違反美國知識產權和強制美國企業進行技術轉讓的指控展開調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將會負責開展此次調查。

    據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 8月11日報道,特朗普此次下令展開貿易調查,不會立即實施制裁,但可能導致對中國進口商品提高關稅。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8月3日曾表示,中美經貿關系是中美雙邊關系的“壓艙石”和“推進器”,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利共贏的,合則兩利,斗則俱傷。

    但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的一意孤行,意欲何為?

    中美在知識產權領域的爭端升級有哪些后果

    據媒體報道,特朗普在競選時就曾多次指責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不足。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布的《特別301報告》也顯示,在過去數年,中國一直在其重點觀察名單上。數據顯示,截止2016年12月21日,美國對中國提起了24起有關知識產權侵權337調查。

    2016年6月3日,在美國制裁中興、華為之后,6月8日,美國也將騰訊也告上了法庭,理由是微信的語音群聊、視頻群聊功能侵犯了美國專利,要求立即中止這些功能。

    還有一次就是2016年12月22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重新將包括阿里巴巴在內的10加中國市場列入年度“惡名市場”黑名單。這距離阿里從名單中除名僅僅過去了四年。這10家中國市場包括淘寶網等4家線上市場和廣州白云市場等6家線下市場,占據“惡名市場”名單的近1/4。

    據悉,“惡名市場”名單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布,目的是為了協助有關機構加大力度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然而這份名單是USTR站在美國相關法律和執法環境的立場、單方面所發布的,因此并沒有在其他國家得到足夠的認可。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查得·布朗認為,特朗普對華啟動“301”調查,使用一項過時的美國貿易法條款,其代價是巨大的,只會讓美中貿易情況更加糟糕。外界對于特朗普上任以來,采取一系列措施破壞了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承諾和幾十年來建立國際合作的努力已早有微詞,而啟動“301”調查則提供了更多“燃料”。如果特朗普政府要解決對華貿易的不滿,應該促成與中國達成一項新的、可執行的長期貿易協議。

    “301條款”是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的簡稱,它要求美國總統對外國“實施不公正、不合理的關稅或其他進口限制,執行不公正、不合理、歧視性的規定、政策或做法,加重美國商業負擔或限制美國商業”的,應采取“所有適當并且可行的行動”,消除這些對美國經濟貿易不利的因素,以實現美國的利益。根據“301條款”,美國貿易代表首先尋求與外國政府協商,以貿易補償或消除貿易壁壘的形式進行協商。如果協商無法解決問題,美國可以采取貿易救濟措施,比如征收額外的關稅、費用和對進口的限制。

    花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和高級經濟學家余向榮撰文指出,特朗普該動作對中國高技術產品對美出口直接影響應該有限,但可能導致貿易摩擦升級。

    首先,在宏觀層面上,中國仍然還是一個重要的“世界加工廠”。加工貿易貢獻了2016年貿易盈余的55%。從全球價值鏈角度看,中國占美國貿易赤字的附加值份額僅為30%左右,遠低于面上的47%。如果美國實行對華貿易制裁,在中國出口產業鏈上的美國、日本、韓國、臺灣等企業都會受到沖擊,受影響甚至可能比中國企業還大。

    其次,在知識產權相關的產業層面上,中國高技術產品出口很大程度由外商直接投資的供應鏈驅動。2016年,美國在先進技術產品(Advanced Technology Product)貿易上對華赤字1140億美元,占其對華總赤字的1/3。但是如果不考慮信息和通信產品——這類產品受外資供應鏈(如臺灣IT公司)驅動最多,那么先進技術產品貿易實際僅占中美貿易總量的8%,而且2011年以來一直是美國對華盈余。若無對華出口限制,美國在該領域的貿易盈余可能還要更高。因此,美國針對這類貿易的限制措施可能只會損害美國經濟利益以及在中國出口供應鏈上的其他國際企業。

    第三,外部壓力可能激發中國政府增加研發投入,減少對于外國技術的依賴。過去依靠勞動力成本優勢及人口紅利維持的高增長已不可持續,中國正面臨工資上升和勞動力萎縮。未來的發展必然要依靠生產率提升和本土研發。中國研發投入占GDP比率已從2002年的1%翻倍到2014年的2%,超過OECD國家平均的1.88%。中國專利申請也從2002年13.2萬多件上升到2016年超過180萬件,年均增長20%。而且,私人部門專利申請增速高達35%,已成為創新的主要驅動力。中國政府正試圖通過“中國制造2025”等戰略實現產業升級和轉型,而中美貿易僵局可能會使一些外國公司被排除在這些計劃之外。

    中美掀起貿易戰的可能性有多大

    ※單從美國領導人層面看,中美掀起貿易戰的可能性很大。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競選演說時,就將貿易保護主義作為其施政方針之一,其中的主張包括退出TPP、與合作伙伴重新簽訂雙邊貿易協定,提高部分產品關稅等。他任命的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負責人彼得·納瓦羅,也同樣敵視中國,且在一本著作《致命中國》中指出,美國的經濟下滑和就業機會損失,就來自于對華的巨大貿易逆差。因此,獲取新的就業機會,最有效果方法就是對中國發起貿易戰。且特朗普的核心經濟團隊,也基本對中國持強硬立場。

    據學者統計,美國歷屆總統上臺到執政期結束,競選承諾實現率一般不低于65%,而奧巴馬則達到70%。且美國總統在貿易方面的權力非常大,在奧巴馬當政時期,中美貿易爭端已迅速升溫。且即便此前特朗普競選言論無法被國會通過,根據《1974貿易法案》第122條的相關規定,特朗普也有權在150天內對輸美產品征收高達15%的關稅。因此中美貿易關系顯然仍面臨著嚴峻考驗。加之近年來中美貿易摩擦不斷,以后只會更加升溫。

    據WTO統計,2008年至今,美國發起和實施的非關稅貿易壁壘多達2259個,其中中國受到影響的有2067個,專門針對中國的有99個。同時據USITC統計,2008年至今,美國發起的314項雙反調查中,有218項專門針對中國。

    ※以史為鑒,中美掀起貿易戰美國較占優勢。

    從中美雙邊貿易關系上看,根據2016年的數據,中國是美國第三大出口市場,第一大進口來源地。美國是中國第一大出口目的國,也是中國第六大進口來源地。但由于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來源國,以2016年為例,美國對中國商品貿易逆差高達3470億美元,占比近50%,因此令中國成為美國貿易戰的焦點。

    回顧2009年時的中美貿易沖突,2009年奧巴馬總統將從中國進口的汽車和輕卡輪胎關稅提高到35%,中國也報復性地提高來自美國的雞肉的關稅。后果就是,美國來自中國的輪胎進口減少了50%,但缺口由韓國和其他國家補足了。中國的輪胎行業元氣大傷。而美國的雞肉出口卻一直保持增長。

    同時,中國進口的許多高科技產品,關鍵技術只有美國持有,一旦美國停止此類核心技術對中國的出口,中國的產業供應鏈可能會遭受沖擊。

    有學者指出,或許特朗普正是看到貿易戰中,中國的損失可能更大,所以才會不斷擠壓中國的貿易政策。

    ※但并不代表美國經濟絲毫不依賴對華貿易。

    例如,盡管蘋果公司能將生產轉移至其他國家,但畢竟需要時間且耗費巨大。星巴克公司全球銷shou收入的5.7%來自中國,波音公司2015年年收入的13.1%來自對中國的出口。美國或難輕易放棄不斷增長的中國市場。

    同時,據瑞穗證劵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所述,美國從中國的商品進口占美國商品總進口的21.3%。其中,從中國進口的機電設備占此類產品總進口的40.8%,從中國進口的機械及機械設備占此類總進口的32.4%。勞動密集型產業從中國進口占比更高,部分行業甚至高達80%。從這個角度來看,短期內找到中國制造的完全替代品相對困難,貿易戰將會推升美國人民的生活成本并提高通脹風險。

    因此今年2月21日,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貿易戰不應該成為一個選項,因為中美作為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一旦開戰,必然是兩敗俱傷。

    ※針對貿易逆差,中國已作出讓步姿態。

    海通研究指出,針對貿易逆差,可以擴大美國對華的出口,這是中方一直堅持的立場。在7月中美全面經濟對話達成的成果上,中國也做出多項讓步。

    在商品貿易方面,我國給予美國兩項轉基因農產品安全證書,發布公告允許美國牛肉進口;美國發布進口我國自產熟制禽肉的擬議規則。在服務業開放方面,美國延長上海清算所的無行動豁免至11月30日;我國取消了外資“資信調查與評級服務”的準入限制,允許美資電子支付服務供應商進入中國市場。在國際合作方面,美方參加我國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并做積極表態;我國也參加美國舉辦的“選擇美國”投資峰會。

    ※特朗普貿易戰本質是“訛詐式貿易戰”,或難以實施。

    從以上分析可知,中美貿易戰存在爆發的可能性,但發生的代價也很大,因此或以局部的貿易摩擦為主。

    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認為,特朗普貿易戰本質是“訛詐式貿易戰”,換言之,特朗普貿易政策根本不可能實施,特朗普只是通過這種訛詐的手段來威脅、恐嚇企業,來謀取利益。

    一是從經濟角度講,貿易戰將極大地提高美國物價水平,并引發其他國家的聯合反制,美國將承受災難性后果。

    二是更深層次的政治角度,特朗普貿易戰將顛覆美國的立國精神,華盛頓共識將被美國自己徹底顛覆,美國最為看重的契約精神將被美國自己打破,美國的國際信譽、國際形象、國際地位將長期嚴重受損。

    因此,鄧海清認為特朗普真正開打貿易戰的可能性極低,特朗普的貿易戰更可能是“訛詐式貿易戰”。

    但提前作出應對策略將會有備無患。中國更應該看到,假設特朗普“貿易戰”真的開打,其中蘊藏的歷史性機遇,如果中國能夠把握機會、順勢而上,接棒全球化大旗,聯合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重建拋開美國的國際化秩序,實現全球化的再平衡,將迅速提升中國國際地位,這對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有長期戰略意義。

    中美貿易摩擦難以避免,中國該如何應對

    首先,中國需擴大內需,加大與東南亞、歐洲國家的貿易,全面實施市場多元化戰略,消化國內過剩產能,減輕中國對中美貿易的依賴。

    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對美商品出口占中國商品總出口的18%以及GDP的4.4%。對美商品出口不僅集中在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上,如玩具、家具、紡織的對美出口均占該行業全部出口的1/3左右,并且隨著中國制造業的升級,資本密集型產業如電子機械等對美出口也大幅增加,出口量趕超勞動密集型產業。而對美出口為中國創造的就業機會也不可小覷。

    其次,把這些年出口份額擴張比較快的領域,捋捋清楚,然后做出積極的應對。同時加快轉型升級的步伐,加快技術開發的力度,提升產品的質量和競爭力水平,優化出口產品結構。增強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提高產品科技含量和附加值。

    再次,加強貿易磋商找到雙贏的解決之道。并合理運用WTO爭端解決機制和相關規則,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在面對美國的不合理做法時積極應訴,增強企業的自我保護意識。并建立和完善行業預警機制,加強對外貿出口各個環節的監控與把握。

    最后,必要時運用手中持有的美元國債籌碼,與美國政府討價還價。對美國的出口行業采取反制措施,增加關稅,反傾銷調查等。對知名美國企業或者其在華業務在整體業務中占比較大的美國企業進行稅務審核或反壟斷調查,并減少政府機構對美國產品的采購力度等。



    礦業增值服務
    北京中礦東方礦業有限公司是在全球化的知識經濟時代,是以智力資源為依托、以高技術產業為支柱、以知識創新為動力作為基本內涵而創建的全協力制新模式的礦業工程技術服務公司,是一多元化的民營股份制企業。公司服務內容包括:礦業工程咨詢、巖礦鑒定、物相分析、采礦、選礦試驗研究、工程設計、專用設備制造、設備安裝調試、人員培訓和生產運營等一條龍服務。期待你的聯系,給你不一樣的礦業增值服務!
    聯系人:宋經理    13651206785


    上一篇:國內鋼價大漲后趨穩 鐵礦石價格繼續上行庫存下降  下一篇:山東棗莊發現一儲量達43.5萬噸稀土礦

    中文字幕伊人,国内精品久草,亚洲a久爱,日本黄色视频
    <table id="omkoo"></table><table id="omkoo"></table>
  • <td id="omkoo"></td>
    <xmp id="omkoo"><noscript id="omkoo"></noscript>